爱剧情网 > 影视新闻 > 清末四大奇案之太原奇案,最后是如何真相大白的?

清末四大奇案之太原奇案,最后是如何真相大白的?

时间:2019-09-06 13:50:55阅读:172
清末四大奇案虽然并称为“奇案”,但其实只有“太原奇案”才是真正的奇案。因为“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是特大冤案,案件过程并不奇怪;而“杨月楼案”和“张汶祥刺马案”分别是典型的悲剧故事和权力斗争,也担不起一个…

清末四大奇案虽然并称为“奇案”,但其实只有“太原奇案”才是真正的奇案。

因为“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是特大冤案,案件过程并不奇怪;而“杨月楼案”和“张汶祥刺马案”分别是典型的悲剧故事和权力斗争,也担不起一个“奇”字。

但“太原奇案”不一样,它是真的很“奇”。奇到让人怀疑这个案件是不是编造的。



一、偏僻小村惊现一具光头男尸

大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在山西太原阳曲县的一个小山村里,村民们在一口水井边打水时,发现水井里打出的水有异样。

什么异样?平时打上来的是水,但今天打上来的是血!

有大胆的村民把头伸进古井一看究竟,发现井里有个东西在水面上一浮一沉。村民们觉得很奇怪,就用带钩子的绳索系到井下,把东西给钩了上来。

结果捞上来一看,不得了,竟然是一具身穿青色长袍的光头男尸,尸体的脖子上有明显的刀伤,像是被人砍死的。

很快,村民就把情况上报给了县衙。县里派下来的仵作(法医)查验后,确认该男子是被人一刀夺命。死者身份则可能是和尚,因为光头男子头顶上有戒疤。但是仵作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和尚。因为死尸身上的衣服是普通百姓的衣袍,不是和尚穿的服饰。

阳曲县令杨重民知道这个奇怪的情况后,先派人去周边的寺庙盘查。他这一查,果然就有了结果。

古井附近的崇善寺向衙役说,庙里最近确实走失了一名和尚。衙役大喜,就带着方丈到了县衙认尸。方丈看到死尸后,确认死者正是走失的和尚。但是,方丈在确认死者身份的同时还强调,死者是一名游方僧人,是大概半年前从河南来到自己寺庙的。至于死者的个人详细资料,死者是何时从寺庙偷跑出去的,他也不清楚。

二、和尚怪案引出另一件怪案

崇善寺方丈三言两语就撇清了关系,这让县令杨重民很是苦恼。看来想要搞清楚死者的死亡原因,他只能从别的方向入手。

这时师爷跟县令说,尸体身上不是还有一件青色衣袍吗?就从这件衣服入手,先找到衣服的主人。

杨县令听后大喜,便随即命令衙役从死者所穿的衣服入手调查。随后有居民举报,说这件衣服的主人是一个叫莫老汉的老大爷。这个莫老汉平时以开豆腐店为生,为人非常的老实,大家都笑他是“莫老实”。

有了线索,县令杨重民派人找到莫老汉,向他质问情况。莫老汉一看衙役来了,语气就吞吞吐吐,颇为不自然。衙役们感觉莫老汉的神态不正常,便把他押回县衙候审。

到了阳泉县衙大堂上,莫老汉坦言自己家磨豆腐的驴子借出去了,因此他自己只能亲自磨豆腐。但是他年纪大了,效率低下,便一直磨到了深夜。就在他半夜三更磨豆腐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他开门一看,是一个身着凤冠霞帔的新娘。可新娘一张口,是男人的嗓音,还自称是和尚。和尚说自己不知是被谁穿上了这样一身衣服,无法回去寺庙,想和莫老汉借一身衣服,这套凤冠霞帔就送给莫老汉。于是,莫老汉便将自己的一件青色长袍给了和尚,留下了凤冠霞帔。

听到“凤冠霞帔”这四个字,县令杨重民心中一惊,因为他想起一两天前接到的另一个奇怪的案子——一位身穿凤冠霞帔的新娘的尸体被人莫名其妙的偷了。



三、女尸被窃案

杨县令回忆中的新娘尸体被窃事件,案子的情况也很奇怪:阳泉当地有两个土财主,一个姓张,一个姓姚,张家的小女儿许配给姚家的儿子,两家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儿媳妇过门成亲。但就在迎亲的前一天,张财主却突然跟准亲家姚财主说自己的小女儿病死了,想取消婚约。

准亲家家里死了女儿,姚财主也能接受,便同意了张财主的恳求。同时姚财主还好心的说自己第二天会去给准儿媳吊丧。结果第二天姚老财到了张家后,张财主却不让姚财主看准儿媳尸体。这让姚财主觉得很生气,认为张财主是故意想撕破婚约,然后用女儿病死为借口骗自己。于是,姚财主便把张财主告上了县衙。

县令杨重民质问张财主情况,张财主说自己小女儿确实病死了,他亲眼所见。但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小女儿的尸体当晚不翼而飞,他也很着急。说到这里,张财主向县令强调,说有可能是因为女儿的尸体穿着价值不菲的凤冠霞帔,因而被歹人见财起意,连尸体也一起偷走了。

杨县令见张老财不像是在撒谎,就先放了张财主回家,打算有时间了再派人重点查一查新娘尸体到底被谁偷了。

结果就等了一天,莫老汉的供述就把新娘尸体失踪案的一些细节给供出来了。这让杨县令是非常高兴。因为两案成一案,他可以省很多精力了。

四、“凶手”屈打成招

杨县令将古井和尚案和新娘尸体失踪案,两案并联审理。他派衙役跟莫老汉一起去他家里取凤冠霞帔,然后给张财主辨认,张财主在仔细的看了看后,确认这套凤冠霞帔正是他的女儿死时所穿那套。

莫老汉听张财主这么一说,心里顿时踏实了不少。这起码能证明他没有撒谎,这件案子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但就在此时,张财主却突然翻供,他说自己女儿的尸体不是被人偷走的,而是诈尸自己跑走的。因为他感觉这件事非常不吉利,便假称是被人偷走的。紧接着,张财主开始推测,说自己女儿应该是跑到莫老汉家,莫老汉因见财起意,就捅死了女儿,然后扒下了女儿身上穿的凤冠霞帔。

莫老汉听张老财如此污蔑自己,当即在县衙和张老财大吵大闹。杨县令见两件案子实在太过于蹊跷,就下令退堂,将莫老汉押进大牢,打算择日再审。

不过,杨县令听张老财的一顿胡说八道,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再加上太原知府为了平息民间非议,让杨县令尽快破案,就不断的催促他。于是杨县令也就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把莫老汉认定为嫌疑人了。

经过一番糊涂推理,杨县令认为是莫老汉见财起意,偷走张百万女儿的尸体,并扒下凤冠霞帔,被和尚撞见,遂一刀将和尚也杀死了,然后抛尸水井。

莫老汉练练喊冤,但杨县令不听,命人大刑伺候。莫老实受不住刑,被屈打成招,只得承认自己杀人毁尸。

五、案情峰回路转

杨县令将案件的审理情况上报知府之后,不料想,案情却在此时发生巨大变化。

在结案后的某一天,突然有一个青年男子来到县衙击鼓,为莫老汉伸冤。

击鼓的青年自称是被窃女尸的丈夫,名叫曹文璜。曹文璜接下来的一番话,令在场的人无不惊出一身冷汗。他说莫老汉不是杀人凶手,而且那具被窃的“女尸”也没死,目前仍在人世。

更重要的是!杀死和尚的凶手他认识,是一个吴姓屠户。

杨县令听曹文璜这么一说,顿时糊涂了。被窃女尸的未婚丈夫不是姚家少爷吗?这个曹文璜又是谁?

于是,杨县令再次传唤张财主,打算问问张老财到底有多少事情没有交代。可是张老财一看到曹文璜,便矢口否认是其女婿。

杨县令一听张老财这么说,当即怒了,质问张财主到底有多少事情还瞒着自己?害得自己丢了这么大的脸。如果再不如实招来,就大刑伺候了。张老财怕被上刑,就一五一十的说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张老财认识曹文璜,张家的小女儿跟这个曹文璜还是恋人。可是张老财觉得曹文璜只是个穷小子,就不同意小女儿跟他的婚事。打算把女儿嫁给姚财主家的儿子。

但是呢,痴情的张家小女儿宁死不从,就在丫环的帮助下,与曹文璜私奔了,打算去投奔交城县令陈砥节(曹文璜朋友)。可是两人连夜出逃,非常潦倒,张家女儿体力跟不上,眼瞅着就走不动路了。

就在无可奈何的两人走投无路时,看到一家亮着灯,就敲门求助。也是巧了,开门的人正是深夜磨豆腐的莫老汉。二人向莫老汉说明原委后,莫老汉同情他们的遭遇,便好心的将自家毛驴借给了两人代步。

张财主接着交代,他说当曹文璜和小女儿前脚私奔后,他怀疑二人是不是逃到了大女儿的家后,就带着家丁到大女儿家里找人,可是却找不到。但他在跟大女儿交谈时,发现大女儿言谈举止之间含糊其辞,显然是有什么秘密。并且大女儿还时不时的瞧向墙角的衣柜,这让张财主感到很奇怪。认定大女儿把小女儿藏进了衣柜。

于是乎,张老财就认定小女儿在衣柜中,让人把衣柜抬回了家里。心里有鬼的大女儿不敢制止,只得任由父亲将衣柜抬回张府。回到家里后,张财主命令家丁撬开衣柜上的锁具,却没有发现小儿女,而是发现衣柜里面藏着一个被闷死的和尚。很明显,大女儿不守妇道,与和尚偷情,恰巧被老父撞破,慌张之间把和尚藏身衣箱,然后心里有鬼。

为了不让大女儿的丑闻外漏,同时也为了搪塞姚家,张财主便谎称小女儿暴病身亡,给和尚穿上凤冠霞帔,置于灵房。打算第二天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和尚埋了。

岂不料半夜时,和尚从昏迷中苏醒,家丁以为是诈尸,吓得四散逃跑。之后的事情,张财主也不清楚了。

曹文璜接着张老财的话继续说,他说自己在晋祠遇上了一个吴姓屠户。该屠户酒后向曹泄露了他才是和尚命案中真正凶手。

事情到此,线索已经非常明朗。和尚趁夜逃出张府后。在莫老汉家用凤冠霞帔换了莫老汉一身普通衣衫,打算返回崇善寺。虽说和尚是怎么被吴屠户砍死的还不清楚,但很显然张家小女儿没死,女尸被窃案是子无须有的事情。杨县令的推断完全是错误的,莫老汉应该无罪释放才对。

可是,由于杨县令害怕被追究责任,便故意不追查和尚的死因,继续维持原判,并认为曹文璜也是杀人同犯,将其收监,与莫老汉关押在一起,等待秋后一起问斩。


六、案件真相水落石出

糊涂的杨县令把案卷重新递交到知府,并向太原知府保证无错。于是知府便把案卷递交到了山西提刑按察司。也是巧了,当时曹文璜的朋友交城县令陈砥节正巧升任山西提刑使,他接到案件后,觉得奇怪,就让杨县令重审。

可杨县令认为自己无错,便拒绝了重新再审案件。陈砥节大怒,一连问了四个问题,问得杨县令是背后连冒冷汗。

第一,莫老汉六十多岁了,他的体力能一刀将壮年的和尚杀死?

第二,曹文璜与和尚无冤无仇,他杀和尚的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第三,张家女儿都是案件的相关人物,为何没有带回县衙问询?

第四,曹文璜供述过一名吴姓屠夫,你为什么不派人查这个人?

杨县令被知府问的哑口无言,只得认命。随后陈砥节亲自过问此案,派人捉拿已经潜逃的吴姓屠户。不久后,潜逃在外的吴屠户被缉拿归案。

押到公堂之上后,做贼心虚的吴屠户一股脑的就招供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原来,同是在那个有着无数巧合的神奇夜晚,那个花和尚居然跑到他的家里,竟然还跟他的媳妇滚了床单。吴屠户回到家里发现自己的老婆与和尚有染,便怒火中烧,抽出杀猪刀,将和尚一刀杀死。

杀人后,他也慌了,便趁着天还没亮,将和尚的尸体投进古井中,连夜逃跑。

至此真相大白,吴屠户被押进死牢,被判秋后问斩。杨县令糊里糊涂,草菅人命,被朝廷革职。而莫老汉和曹文璜无罪释放。最后曹文璜和张家小女儿有情人终成眷属。

以上,便是清末四大奇案之一的“太原奇案”的全过程。

这个案件的奇怪之处在于,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一个晚上。并且,曹文璜的朋友陈砥节怎么就那么巧合的从交城县令提拔为山西提刑使了呢?所以说,这个案件的真实性令人质疑。远不如“刺马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以及“杨月楼案”来的真实。

这个问题老梁回答。

太原奇案?这事何值是个奇呀!说出来您都不信,这家伙巧合也太多了点,牵扯的人物那叫个多啊,就这事还摊上个脑壳长的像个葫芦的县令,所以这案子他不奇,那才叫冤。

但总的来说就俩主要人物,一个开了挂的大和尚,那两条大长腿不仅把个案子搅了个风生水起,还把自己个给开挂挂死了,成为整个案子唯一的一个死人,送他俩字活该。这另一个那叫倒了血霉了,半条命好悬没有折腾进去的莫老汉,莫老汉出来的时候,那脑瓜子都懵圈的厉害。

好了,咱就把这事说道说道。那么这案子比较奇,而且乱,咱从哪里下手呢?俺觉得咱就先从那死了的大和尚说起吧,就当个悬疑小故事来听听就成了。

大清早上的死人

话说在道光年间,也就是1840年的一个大清早上。那太阳公公从地平线上刚刚爬起来冒了那么一个小头。山西阳曲县一个山头上的小村庄里,那大公鸡开始登高望远的冲着太阳公公吼:“咕咕鸣!”

“去!出去打水去!”一个老娘们闭着眼睛,习惯性的一脚把自己个的老汉从被窝里给踹了出来,好悬没踹地下去。

老汉挠着脑壳子,没言语,这都多少年了,已经这么过来了,都习惯了。

老汉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拎着半腰高的水桶往村子唯一一口水井边溜达。

这个时候,水井边已经有人了,按照规矩老汉排在后边等着,老汉蹲地上扣了扣脚丫子,顺道又扣出块大鼻屎,在准备往鞋帮子上抹的时候,耳轮中就听到,一个老爷们的尖叫声。

嗨!这老爷们的尖叫声您就别提了,都叫成了老娘们的声音了。

“咋回事?”

“血!”

“俺了个去!”老汉一瞅那水桶整个就冒汗了,这水桶里打上来的不是水,是红丢丢的一桶血!

就这会功夫,那老爷们的叫声,把半个村子的人都叫到了水井边。

有那胆子大的,往井里头瞅,发现里边有东西。

大家伙等着天大亮了,这才大着胆子,用钩子把里边的东西捞了出来。这才发现,这是个和尚的尸体。

“光头还带着戒疤呢?”

可奇怪的是,这和尚没穿僧衣,身上整了一件老百姓穿的青色长袍,有点不伦不类的,死亡的原因,一瞅就能看见,就那肥硕的大脖子上一条半尺长的刀痕,下手的人也真够恨的,把和尚的脑袋好悬没划拉掉了。

齐活,这有了命案了,村子里是整不了了,这就上报给了衙门口。

葫芦县令

很快这衙门口就来人了,勘验一番,拉着尸体就回去了。回去之后仵作给那尸体来了个开膛破肚,整了份报告上去,这就算是进入了流程。

话说这仵作整的报告,他也不比当时那捞尸体的老百姓详细多少,就知道是个和尚,穿的衣服是老百姓的,脖子上的伤口是一刀毙命,这就没了。

阳曲县的县令叫杨重民,话说这就不是个干事的官,您让他撸着袖子整个八股,玩个纸牌这手拿把掐的,但您让他审个案子,您这纯属难为他。

这会他正为之前的案子头疼呢?这眼跟前的又送上一个,还是命案。

“这咋整呀?”杨县令脑瓜顶子都开始呱唧呱唧的疼了。

搁一旁的师爷,用扇子头捅了捅杨县令:“他不是和尚吗?您先瞅瞅周围的和尚庙!”

得咧!这一提醒,把个杨县令犹如醍醐灌顶一般,这就一拍大腿根,派了几个衙役,搁周围的寺庙里查查。

您还别说,这一查还真查出点东西来了。这小山村周边有一个叫崇善寺的地,那疙瘩这两天就走丢了一大和尚。

“想啥呢?赶紧的把那方丈请来,瞅瞅!”这杨县令踹了一脚办事不利索的衙役。

回头这方丈就来了,经过这老和尚的确认,这就是他们那庙里走丢的和尚。

这还没等这杨县令高兴,老和尚一句话把这杨县令又塞了回去:“可这和尚是咱这一挂单的和尚,打半年前从河南走过来的,这和尚的具体资料俺也不是很清楚。而且这人说是在寺里边挂单,但他总是时不时的消失一段时间,俺也不知道他在外边干嘛?”

得咧!这一盆子凉水把个杨县令浇了个透心凉,这条线就这么断了。

“那不还有衣服吗?查查这衣服是那的?”蹲在后边的师爷一瞅这架势,脑仁疼于是又捅了捅这杨县令的腰眼。

“对!去!查查这衣服是谁的?”

话说那会这衣服也他金贵,一人能有一身出门的衣服就不错了,能有两身,那可是富裕人家。

得咧,这衙役带着衣服到小山村里查,您还别说,还真有人认识这衣服。

这回衙役算是明白了一回,把这衣服和衣服的主人莫老汉都带了回去。

倒霉的莫老汉

莫老汉一辈子没进入衙门口,一瞅见衙门口那水火棍加上那皮笑肉不笑的杨县令,这腿肚子就抽筋,呱唧就跪地上了。

哆哆嗦嗦的也没把话整机敏了,杨县令怒了,这就要给莫老汉上刑。

“你个刁民,不给你上点刑,你就不知道衙门口里的老爷脑门上有三只眼!”

好吧,十大板子下去,莫老汉嘴巴算是利索了。

“这世道啊!好人就没个好报!俺就不该借那头驴啊!”莫老汉鼻涕眼泪一大把的。

“啥玩意?俺问你和尚?你跟俺提毛驴?找抽呢吧?”

“不是!县大老爷您听俺说呀!”

话说这莫老汉家里是个磨豆腐的,原本家里有头老毛驴,是个主要劳力,可这不久前就被人借走了。没得法子他只能够把自己个当毛驴使唤,这一家伙就赶到了后半夜。

就在他磨豆腐的档口上,一个整了一身凤冠霞帔的新娘蹲他们家门口敲门。

这一开门好悬没把莫老汉吓爬下了。

“妈呀!”

“别别!大爷!大爷!俺是个好人!”

这新娘一开口就整了一口河南话,而且还是个糙老爷们的声音,吓了莫老汉往磨盘底下钻,以为碰上鬼了。

“好人,你穿这身衣服吓唬人!该死!”莫老汉听完这新娘的解释,没好气的从磨盘底下爬了出来。

原来,这和尚准备回庙里头,结果半路上遇到劫道的,这帮人好死不死的把他的衣服给扒了,给他丢下这么一身衣服。

就这衣服他穿不回庙里去,回去就得让方丈给打死,他就想着用身上的衣服和莫老汉换一身普通人的衣服穿穿。

说实话莫老汉瞅着那身凤冠霞帔值不老少钱,所以就同意了,就把自己个一身长袍给了和尚。

事就是这么个事。

杨县令这就立马来了精神,让莫老汉认尸,确定那死和尚就是换衣服的和尚。

这杨县令,开心死了,前不久他还为一个案子头疼呢,里边最重要的就是这穿着凤冠霞帔女尸,被人给盗走了。

得嘞!这俩案子就变成了一个案子,这得省下多少事?

凤冠霞帔案

这案子有俩苦主,原本是亲家,而且还是俩财主。夫家姓姚,娘家姓张。这张财主把自己个小女儿玉珠许给了姚家,这原本是好事。

双方搁家里边把这事都准备好了,可就在迎亲的前一天,这老张跑到老姚家就说,他那闺女死翘翘了,这婚事算是黄了。

老张家这就把彩礼都退了回来,原本这事到这就完了。

可这老姚家他有点不相信这老张家,感觉这老张家是在骗人玩,这要死要活的要瞅瞅这尸体。

可这老张家死活不让瞅,这老姚家感觉自己个是被人当猴耍了,这就把事告到了衙门口,请杨县令把这事公断一下。

老张家来了衙门口就哭了:“这事真不怨俺啊!俺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啊!大晚上的见鬼了,俺跟谁说理去!”

原来这玉珠是病死的,老张家都把棺材板准备好了,玉珠整个人都塞到了棺材里边,这灵堂也起来了。

可这事怪就怪在,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那棺材里居然是空的,尸体没了。

“俺真的不是有意欺骗亲家的!这事说出去他都没人信啊!”老张家那叫个委屈。

葫芦脑袋断糊涂案

把老张家叫来,确认了那凤冠霞帔就是他女儿玉珠身上的。

齐活!这两个案子就变成了一个案子,剩下的就是把这案子给串联起来就得咧!

回头这杨县令蹲在案头上开始编这俩案子。

莫老汉和这老张家是一个村的,那么这玉珠穿的凤冠霞帔这莫老汉见过,这就起了歹心,想要占为己有,所以大晚上不睡觉,悄摸兮的溜达到了老张家,连人带尸得给偷了回来。

可他这好事被那和尚给瞅见了,所以恼羞成怒的莫老汉一不做二不休,一刀就弄死了和尚,然后就丢到了水井里边了。

话说,这杨县令脑仁应该是被驴踢了,那衣服咋就跑到和尚的身上了呢?这事他就没有解释,就要这么断案。

好家伙,这莫老汉一家伙就成了罪犯,这要是承认了,回头就得把大脑壳给交代了。

可莫老汉架不住那水火棍的敲打,这莫老汉就承认了。

拿着档案,瞅着莫老汉签字画押之后,这把杨县令高兴坏了,他感觉自己个离那包公断案差不离了,就差那三口大铡刀了。

回头杨县令就把这卷宗交给了知府,等着知府上报朝堂,秋天的时候把这莫老汉给剁了,这事就这么结了。

您以为这事就这么结了?拉倒吧,还有一小节!

峰回路转十八弯!

话说这案子都结了,杨县令感觉自己个脑仁消停了不少,准备找几个牌友交流交流。

可就这档口上就窜出个男的,擂着那衙门口的鼓,敲个没完没了的。

把杨县令给气的,没得法子还得升堂。

“威武!”

衙役就押上个读书人,叫啥曹文璜的,把他这事一叨叨,杨县令整个就懵圈了。

咋回事呢?

这曹文璜是为莫老汉鸣冤叫屈的,他说他媳妇也就是那个玉珠,人还活着,宰和尚的另有其人是一个姓吴搞杀猪的。

说道这里,估计有看官看不明白了:“这玉珠咋就成了姓曹的媳妇了,前边不是说,夫家是姓姚的吗?咋回事?”

能咋回事?那是老张家一女配二夫了呗。打开头这玉珠是要嫁给这曹文璜的,可这曹文璜他们家到他这里家道中落了,老张家瞧不起人家了,另外给这玉珠找了婆家,可这玉珠却是个痴情的人,就喜欢这曹文璜。

后来这玉珠在丫鬟的帮助下从老张家跑了,跟着曹文璜吃糠咽菜她也愿意,所以俩人这就奔着交城县走了,因为交城县令陈砥节是曹文璜的朋友。

大家伙也知道过去那女的,都裹小脚,这玉珠他走不远。

所以曹文璜就搁莫老汉家里把驴给借走了。当他们到了交城县,他们就听说了莫老汉的事,所以曹文璜就把玉珠安排好,回来把这事说清楚,你说好死不死的他路上在一个酒楼歇脚,就听那喝醉酒了的吴屠户说那和尚是他杀的。

“啊!这整的!”杨县令回头就把那老张家的人给抓了过来。

“咋回事?”

老张家一瞅曹文璜,知道纸里头包不住火了,这就把他知道的事说了。

原来玉珠跑了,老张家那叫个怒火中烧,于是就开始找。他原成想,玉珠唯一能躲的地,就是她大姐家,所以他就带人去了。

结果去了,问这事的时候,他那大女儿老是瞅墙角的衣柜。

这要搁一般人身上,都知道这衣柜有毛病,所以老张家二话不说就把这衣柜给抬回去了。因为毕竟是个丑事,打开了让人家瞅见了不好不是!

回去以后,这一打开老张家傻眼了,原来躲在里边的是个和尚,而且已经被闷死了。

得咧!老张家知道这大闺女偷人,怪不得抬人的时候,连个话都没有。

“造孽啊!”玉珠没找到,却捞回了个尸体,还是个和尚,这该死的和尚还和自家大闺女有一腿,这事弄的。

这事就不能张扬了,于是老张家干干脆脆的就把凤冠霞帔给这和尚整上,装棺材里边,就当玉珠死了埋了就得了。

结果这到了晚上的时候,这和尚闻到了空气,他就醒了,自己个晃晃悠悠的从棺材里爬出来走了。

事就是这么个事。

所以把这事穿起来就是,和尚从老张家出来之后,就跑了莫老汉家里把衣服给换了。

您就说把,这莫老汉倒霉不倒霉,俩案子他整个就是个纽带。

而这和尚换了衣服这就准备回庙里头的,可路上不知道因为啥,别吴屠户给砍死了。只要把吴屠户抓来,这事就明了。

但杨县令眼珠子一转,这事如果翻案这就是他业绩上的污点,以后还升啥官呀!

所以这杨县令一不做二不休,做了个补充,把这曹文璜也当做同案犯给抓了,和莫老汉整到一个牢房里,维持原判。

这事他就准备这么结了算了,烦心!

最后一块拼图

可他这案子,最终却落到了曹文璜的我朋友交城县令陈砥节,这人升官了,变成了山西提刑使。

朋友这案子,他知道啊!所以把这案子打回来重新审理。并且列举了好多的疑点,为了这朋友陈砥节亲自陪审。

后来把这吴屠户给抓了回来,一审问,得,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死过一回的和尚,咱说这就算开挂了,把那臭毛病改了好好待着,这辈子也许就不会出啥事了。结果这货换了衣服,溜达溜达,就窜到了吴屠户的家里边,管不住自己个,摸到了人家媳妇的被窝里。

得嘞天没有亮,这就撞上了脑壳顶着一大片绿草原的吴屠户,这事吴屠户那能忍了,于是一刀就宰了这和尚。

回头就把这和尚给丢到了井里,然后就跑了。

得咧,这案子最后一块拼图算是凑齐了。

于是吴屠户被判了秋后问斩,其他人没事了回家各找各妈去了。至于那葫芦脑袋的杨县令被扒了官服,回家歇着去了。

那曹文璜和玉珠过上了让单身狗汪汪叫的生活。

好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喜欢的朋友加个关注,顺手点个赞呦!

我一直都怀疑太原奇案是虚构的,因为太离奇太戏剧化了。

相信很多人都听说过这个故事,所以我就简单的交待一下“剧情”吧。

(影视剧图片)

据说清末太原有一个名叫张百万的富豪,家里有两个女儿,一个叫金姑,一个叫玉姑。大女儿金姑早就出嫁,但是丈夫婚后三个月就死了,金姑也被公公撵了出来另过。

小女儿玉姑,张百万原本安排嫁给曹文璜。但是还没过门,曹家就家道中落,曹文璜没了钱,自然受到了嫌弃,张百万于是把玉姑许配给了姚家。

但是没想到,玉姑对曹文璜非常痴情,竟然在丫鬟的帮助下,一对年轻人出嫁前夕私奔了。

张百万非常生气,寻思着玉姑很有可能躲到了姐姐金姑的家里,于是就带人前来搜查。万万没想到,金姑和一个名叫定慧的和尚有私情。金姑看到父亲带人来了,赶紧把和尚藏进衣柜锁了起来。

张百万怀疑衣柜里是玉姑,但是大女儿又死活不打开柜子。没办法,他直接让人把衣柜抬回了家。


回家之后撬开锁,发现里面的和尚竟然已经闷死了。

这下麻烦了,小女儿和人私奔,大女儿又干下这样的丑事……更关键的是,和尚的这具尸体要处理,小女儿逃婚的消息要是传出去,姚家那边也不好交待。

(影视剧图片)

于是,张百万心生一计,把和尚的尸体穿上嫁衣,打扮成新娘子的样子,在家里摆设了灵堂——第二天一早,直接就说小女儿玉姑暴病身亡,然后埋了就行,一举两得。

但是,和尚其实没有闷死,只是晕了过去。半夜醒来,和尚穿着嫁衣就逃走了。

半路,和尚在豆腐店的莫老汉家,用嫁衣换了一身普通衣服,准备回庙里。不过路上遇到了另一个有私情的女子叶阿菊,两人又勾搭在了一起。叶阿菊的丈夫是吴屠户,这一天正好撞见这等丑事,一时生气拎着杀猪刀就把和尚杀了。之后,和尚的尸体被扔到了水井里。

张百万这一边也发愁了,和尚的尸体不见了,怎么交代?

没办法,他只好去官府报案,说玉姑暴病身亡,但是半夜尸体不见了。太原县令一听,这案子太离奇了吧,不好弄啊!

正巧和尚的尸体也被人发现,太原县令赶紧跑去现场。有人认出死者是和尚定慧,而且他穿的衣服似乎是莫老汉的。到莫老汉家里一查,竟然找到了张百万预备的嫁衣……

太原县令认定莫老汉是贪图财物,杀了和尚。张百万也顺水推舟,认为自己女儿已经遇害。就这样,莫老汉屈打成招。


要说这个莫老汉也是倒霉,两天前玉姑和曹文璜私奔的时候,也曾找莫老汉帮过忙,借了一头毛驴,两人一起投奔邻县的曹家故交,县令陈砥节。

曹文璜在邻县安置妥当之后,就回来归还莫老汉的毛驴,结果听说莫老汉成了杀人凶手。曹文璜于是跑去为莫老汉喊冤,太原县令不想翻案,张百万也不愿家丑外扬。于是,他们诬陷曹文璜是莫老汉的同伙,说玉姑也被他们杀害了。

(影视剧图片)

这时候玉姑的丫鬟又立功了,他探知了吴屠户其实是杀人凶手,于是赶到邻县寻找玉姑和县令陈砥节。陈砥节此时正好调任山西按察使,于是亲自来到太原,捉拿凶手,为曹文璜和莫老汉洗刷了冤情。

大致的情节就是这样的,当然,因为电视剧的改编,以及不断的演绎,太原奇案的版本非常多……大家也有可能看到其他版本,这很正常。

太原奇案最离奇的地方就是:每一个细节单拿出来,都是合情合理的。但是放在一起,又觉得太过于巧合。

和清末四大奇案的刺马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杨月楼案相比,太原奇案过于“戏剧化”,而且没有可查证的相关史料。

真真假假不好说,估计案子是有的,但是没这么离奇,后人不断的“添砖加瓦”,才慢慢形成了现在的太原奇案。

太原奇案发生在清朝道光年间,是清末四大奇案中,最神奇,也最有趣的一桩案件。

太原奇案中包含了现代狗血剧中的一切必要元素,金钱、美女、爱情,灵异,惊悚,跟和尚出轨,以及枉法的县令,甚至还有一头可爱的小毛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太原有两家大户,一家姓张,户主号称张百万。另外一家姓曹,同样是富裕之家。张百万有两女,长女金珠已经嫁人,二女儿玉珠与曹家少爷曹文璜定下了婚约。可是,曹家不幸,家道中落,成了贫困户。

日常生活中也经常可以看到的一幕出现了,张百万嫌弃曹家家贫,悔婚,将二女儿重新许配给了另外一户姓姚的大户。可是二姑娘玉珠就是喜欢曹文璜,不同意父亲将其改嫁,就与曹文璜偷偷私奔了。

曹文璜思来想去,决定去投奔曹家的故交,交城县令陈砥节。途中,他们经过一家豆腐铺,又渴又累的两人就在豆腐铺歇脚,跟老板讨碗水喝。豆腐铺老板莫老汉是个热心肠,就跟两人闲聊了几句。在听了两人的故事之后,莫老汉非常同情他们的遭遇,就把自己用来拉磨的小毛驴借给了两人。曹文璜带着玉珠,骑着小毛炉,一路直奔交城县而去。

张百万很快发现二女儿失踪了。他以为玉珠是因为不愿改嫁,偷偷跑去了大女儿金珠家,躲起来了。于是,张百万带着几名家丁,坐上马车,气势汹汹的去金珠家找二女儿。

此时,金珠在家正忙着呢。原来金珠的老公不在家,金珠借做法祈福为名,请了一名花和尚,正在享受云雨之欢呢。两人正嗨间,丫鬟突然来报,说娘家老爷来了。金珠一听,慌忙让和尚藏到了衣柜之中。

这张百万气势汹汹的问金珠要二女儿。金珠说玉珠不在这里,但是张百万不信,径直闯到大女儿的房中搜。躲在柜中的和尚忍耐不住,动了一下,正好被张百万听到。张百万以为二女儿躲在衣柜里,就让家丁进来,将整个衣柜抬起来回家了。

和尚因为憋闷和颠簸,在柜中昏了过去。张百万到家打开柜子一看,发现柜中竟然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一名已经死去的和尚。张百万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关系到大女儿的名声,又不便声张。于是,他命人给和尚在僧服外套上了玉珠的衣衫,对外宣称二女儿已死,解除了与姚家的婚约。张百万将和尚放进未钉盖子的棺中,放到了灵堂之上。

夜间,和尚苏醒过来。灵堂的仆人们突然看见棺盖被推开,二小姐从棺中爬了出来,都吓懵了。大家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和尚已经趁机逃走了。

和尚同样路过了莫老汉的豆腐铺,顺手偷了莫老汉的衣物,将身上所穿的玉珠衣衫丢弃在了豆腐铺中。可是,这个和尚本是个花和尚,路过一户人家时,看到院中妇人漂亮,就上前调戏。妇人的丈夫吴屠户回家,正好撞见,上去就是一刀,杀死了花和尚,并将尸体弃于井中。

张百万家灵堂走尸,已经轰动全城了,结果,很快又在水井中发现了被杀死的和尚,全城鼎沸呀。街头巷尾,人们是议论纷纷。

阳曲县令杨重民在得到百姓举报后,开堂公审。杨县令听衙役说,在豆腐铺找到了和尚的僧袍等衣物。他为了早日结案,尽快平息事端,直接将豆腐铺老板莫老汉认定为了凶手,并将莫老汉屈打成招,上报刑部请求秋后处斩。

再说曹文璜,护送玉珠到了交城县故交县令陈砥节那里。在说明来意后,曹文璜将玉珠交托给了陈砥节,自己起身返回太原,准备还莫老汉拉磨的小毛驴。途中,正好遇到杀了和尚,准备搬去晋祠的吴屠户。曹文璜和吴屠户同桌吃饭,一说是同乡,非常高兴,就一起喝了几杯。吴屠户酒后失言,向曹文璜透露了杀死和尚的事情。

曹文璜到了太原,找到了豆腐铺,准备将小毛驴还给莫老汉。等到了豆腐铺外,曹文璜才发现豆腐铺被查封了。一打听,才知道,莫老汉被冤枉,已经被判秋后处斩了。曹文璜要报答莫老汉的恩情,直奔县衙,替莫老汉伸冤。

哪曾想,杨县令在得知自己错判之后,将错就错,绝不悔改,反而诬陷曹文璜是帮凶,将曹文璜也下了狱。是不是似曾相识的故事桥段?曹文璜和吴老汉难道就这么要被冤死了?多数情况下,应该是的。如果真是那样子,估计也就没有太原奇案之说了。

还好玉珠有个叫秀春的丫鬟,去探望了狱中的曹文璜,得知了事情的全部真相。秀春立刻赶赴交城,寻找玉珠,并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玉珠。难道玉珠也要自己写状子去伸冤?如果那样子的话,估计玉珠也会把自己给搭进去。即使没把玉珠抓起来,估计也很难有个结果,而曹文璜和莫老汉也早已经被处决了。

但是,事情非常巧,玉珠投靠的交城县令陈砥节正好升任山西提刑按察司,专管刑狱司法。陈砥节在听了玉珠的诉说后,立刻赶往太原阳曲县,并派人捉拿了吴屠户到案,同时传张百万、金珠、玉珠等一干人等到堂听审。多方对质之下,两宗案件总算真相大白。

故事讲完了,简直就是一部优秀的电视剧剧本呀。到这里,案件得以真相大白的原因也已经明了了。除了善有善报,以及巧合和运气之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曹文璜突然间成了有背景的“妖怪”,有了陈砥节这个大靠山呀。要不然,即使大家对于真相都心知肚明,谁会去翻案,谁又能去翻案呢?管不了阳曲县令杨重民的人,即使有心恐怕也是无力,说不定还跟曹文璜一样,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精选回答】来自优质账号→野史日记


说起太远奇案,是清末的四大奇案,但是这个案子和其他案子相比,影响比较小,但是安庆的复杂性,却不输给其他案子。此案中包含了巧合、人性、犯罪、爱情等等,下面我就给大家详细说一说这件案子的始末。

奇怪的尸体

大清朝1840年的一个早上,这一天天还没大亮,一位老人踉跄着身子,手里拎着水桶,由于那时候没有通自来水,村子里就公用这么一口水井,老人身体不好,就赶在了打水高峰期之前来打水,免得影响其他村民打水,老人来到井边,放下水桶,随着老人摇动辘轳,水桶逐渐升到了井口,老人同往常一样去拎水桶,等到水桶拎上来的时候,借着微弱的日光,老人看这水发现了异样,这水怎么好像发红呢?

这时候打水的村民都来到了这里,大爷和他们一说,大家也都觉得奇怪,这时候,一位中年男子过来了,听说原委后,安慰大家说没事儿,估计是有牲口掉进井里了,大家这才释然,于是派了小伙子绑了绳子下井,将井里的“牲口”拉了出来,大家围上去一看,都吓出了声,原来不是什么牲口,而是一个死人,一个光头的死人!

平静的小村子一下子炸了窝,大家都不敢动了,有人去报告了官府。阳曲县县令杨重民来到村子,他查看了死者,这个死者是一位男性,脖子后方有刀砍的伤口,正是致命伤。这个死者还有一个重大特征,是一个光头。

案情有进展

县令杨重民看着尸体,有点蒙圈,一个穿青袍的和尚死在村子里的一口井里,脖子后被人砍了一刀。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不挨着呀。好在有一个线索在,光头。大家可能觉得光头没什么特别啊,但是在清朝却不一样,如果在清朝减掉辫子都是死罪,这光头极大可能就是一个和尚。

县令杨重民下令让手下去周围的寺庙查问,果然,很快有消息传来,在离此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崇善寺,这个寺庙的方丈说他们这确实是有一名和尚,半年前来挂单,后来化缘就再没回去。一听说有线索,赶紧让方丈前来认人,方丈来到现场一看,确定了,这名死者正是他们寺庙的和尚,但是有一点方丈很奇怪,这名和尚出来的时候,明明是穿的和尚服,不知道为何,此刻却变成了俗装。

县令杨重民又询问了几句,就让方丈离开了,经过一夜的思考,县令杨重民觉得还是要从和尚的衣服下手,于是县令杨重民再次查看和尚的尸体和衣服,果然有所发现,在和尚的衣服缝隙里,他找到了几颗黄豆。

县令杨重民敏锐的嗅到了凶手的味道,于是他派人查找和黄豆有关的地方,主要是豆腐坊。经过多番调查和指认,县令杨重民终于把目标确定在了一个豆腐坊老板身上,这个人就是老莫,大名莫老实。

莫老实吓坏,他一辈子也没见过这阵势啊,一开始莫老实还不承认这是他的衣服,后来有邻居指正,莫老实这才不得已承认了,县令杨重民一看这莫老实一点都不老实啊,决定给他点厉害尝尝,这莫老实吓得魂不附体,最后决定全盘招认。

据莫老实说,当天晚上,莫老实半夜起来磨豆子,突然听见有人叫门,莫老实还纳闷,这么晚谁来了呀,莫老实开门一看,傻眼了,居然是一个身着凤冠霞帔的人,这人直接跑进了屋子里,叫都叫不住,等莫老实回屋一看,这身穿凤冠霞帔的居然是个男人,莫老汉心里开始有点害怕,心想这不是个智障吧。

那个人将凤冠拿下,露出了光头,对老汉说,你不要怕,我是个和尚,因为贪图钱财,一时没忍住就把人家的凤冠霞帔给偷来了,你只要给我一身你的普通衣服,我这身凤冠霞帔就给你了,你放心我保证不说出去。

一个靠干活赚辛苦钱的老汉,见到这样发财的好机会,心动了,于是给了和尚一套自己的衣服,小心翼翼收起了这套凤冠霞帔。

县令杨重民的思虑

半夜来客,穿凤冠霞帔的和尚,这都什么啊,县令杨重民一头雾水,突然他想起来前几天的一个荒唐案子来,不就是和这凤冠霞帔有关吗?难道是和尚偷了凤冠霞帔?

县令杨重民对前两天的案子仔细的回忆着,那天阳曲县第一土豪姚半城前来状告另一个土豪张百万悔婚,姚半城气得要死,说张百万答应把二女儿玉珠嫁给他的儿子,迎亲那天,张百万说他姑娘突然死了,姚半城虽然不信,但是也不好说什么,就说那就看看尸体吧,结果张百万说尸体诈尸跑了。说着还生气的看向张百万,如果眼神能杀人,恐怕张百万已经死一万次了。

县令杨重民一听,看向了张百万,他想听听张百万怎么说,张百万说,本来说好的将女儿嫁给姚半城的儿子,结果可倒好,我那个姑娘玉珠说啥不干啊,而且在出嫁前一天晚上就逃婚了,我气的半死,亲自带人去找,没能将玉珠抓回来。

县令杨重民一听大怒,你不是说暴死了吗?而且还诈尸,难道是在戏弄本官?张百万一听,吓得魂不附体,赶紧说,大人饶命,请听我继续说,张百万回了回神继续说道,当天晚上还发生了一件丑事,此刻也不得不说了,当天夜里,我带人追玉珠的时候,路过我大女儿家里,结果大女儿金珠说没在她那儿,但是不让我进门,我觉得事有蹊跷,怀疑是金珠窝藏了玉珠,于是我带人强行冲进去,没能找到玉珠,但是找了一个大箱子,我以为箱子里是玉珠,结果打开一看,却是一个野和尚,当时和尚已经昏迷了。

张百万自然知道她女儿金珠为什么藏着这个和尚,因为金珠年轻就守寡了,一时寂寞,但是张百万不好声张,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管家给他出了一个主意,将这个和尚带回去,穿上新娘子的衣服装死,这样就可以给姚半城一个交代了。

张百万一听觉得不错,这样和尚可以妥善处理,不影响大女儿名誉,又能给姚半城一个交代,于是他觉得很满意,就将和尚带回了府,换上了凤冠霞帔,等和尚醒来谈谈条件即可。

县令妥协上方压力制造冤案

这个案子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影响很不好,民心不稳,县令杨重民感受到了上边的压力,他就想放弃调查,直接结案算了。

随后县令将两岸的当事人凑到了一起,然后将这些线索和推理一顿瞎掰,最后将事情理清。张百万的姑娘玉珠跑了,跑到了莫老汉家里,莫老汉见财起意,把玉珠弄死,莫老汉的毛驴不见了,就是因为莫老汉将玉珠尸体放在了驴上放走进了深山不见了。这件事情被一位和尚看到了,趁和尚不注意,莫老汉一刀将和尚砍死,换上自己的衣服丢进了井里,就是为了迷惑众人。

随后不由分说,莫老汉的罪定了下来。

事情突变

和尚投井和张家走尸案,就这样被县令给糊里糊涂的结案了。

但是事情没完,这一天衙门来了一个人,叫曹文璜,他要为莫老汉伸冤。县令升堂之后,听了曹文璜的诉说,县令觉得此案确实有可疑,但是已经呈报刑部结案的案子,哪敢再起波澜啊,于是就一不做二不休,说曹文璜是莫老汉的同党,也给抓了起来。

张百万家的一个丫鬟,之前是伺候玉珠的,她来探监看看曹文璜,原来这曹文璜是玉珠的情郎,这玉珠仍在世,并未死亡,而是去投奔了交城的陈砥节。

要说这无巧不成书,就在丫鬟去交城向玉珠求救的时候,这陈砥节也接到了一份调令,调他任山西提刑按察司,这就太巧了,正好去赴任山西提刑按察司的同时带着玉珠去调查此案,于是陈砥节走马上任不再说,来到了阳曲县,重新调查此案。

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曹文璜和张玉珠是一对有情人,但是张百万不喜欢曹文璜,因为曹文璜没有钱,所以张百万就决定给玉珠嫁给姚半城家,结果玉珠对曹文璜爱的很深,两人决定为了爱情私奔,在嫁人前一天晚上,玉珠和曹文璜逃出去,他们先到了姐姐金珠家,想在她那里藏身一晚,但是金珠不留他们,原因大家都知道了,于是二人走投无路,决定远走交城,由于路途较远,他们找到了当时还在磨豆子的莫老汉借驴子,莫老汉就借给了他们,应该是留有押金,否则莫老汉也不会不提这件事儿,于是这对有情人就离开了。

张百万捉玉珠没捉到,捉了一个和尚回去,穿上凤冠霞帔的和尚醒来的时候没人注意到,他就自己偷偷跑了,但是一个和尚穿着凤冠霞帔太显眼了,于是他也来到了当时村里唯一有光亮的人家,莫老汉家,换了一身衣服,他当然不敢再去金珠家了,那不是找死嘛,于是他就往村外走,这时候路过了一个水井,水井正好有一个美丽妇人在打水。这和尚本来就是一个花和尚,之前与金珠的好事被破坏了,这会儿就控制不住自己邪火了,抢去强行亲吻拥抱那位女子,结果这女人的丈夫正是离此不远的吴屠户,他刚起来准备杀猪,听见媳妇的声音,他拎着刀就跑出去了,看到正在欺负自己媳妇的和尚,救媳妇心切,上去就是一刀砍到和尚的脖子上,和尚被砍后跌入井中,吴屠户二人连夜出逃。

曹文璜和玉珠见没什么事了,就让曹文璜回来把驴子还给莫老汉,路上他遇到了吴屠户开的一个酒馆,那天他们老乡见面,喝了很多酒,吴屠户也许是心里压抑的难受,就借着酒劲把心中的隐秘给说了出来,曹文璜一听,怕对他不利,连夜走了,等到了阳曲县,却听说了莫老汉被冤枉了,于是为他伸冤,没想到救人不成,自己也搭了进去,幸好玉珠和陈砥节及时到来,这才保住了性命。

结案

吴屠户秋后问斩;

金珠50大板;

莫老实和曹文璜无罪释放;

曹文璜和张玉珠最后结为夫妻。


大家好,我是野史日记,写文不易,别忘了关注我哟,您的每一个点赞,都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和支持,谢谢大家!

清末有四大奇案,分别是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名伶杨月楼冤案、太原奇案、张汶祥刺马案,这四大案案情复杂,过程曲折离奇,情节跌宕起伏,结果也最为出人意料,但与其余三案相比,太原奇案的知名度似乎并不高,那么这里就为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太原奇案”。

话说道光年间,太原有一富翁名叫张百万,他膝下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金珠,小女儿叫玉珠。彼时,金珠已经出嫁,而玉珠也被张百万许给另一富翁曹家的儿子曹文璜,然而曹家后来家道中落,所以张百万想要悔婚,并暗地里将玉珠许配给另一大户姚家。

可是玉珠爱的是曹文璜,所以这件事被玉珠和曹文璜知道后,两人就决定私奔并立即付诸行动,两人先逃到交城县,投靠友人县令陈砥节,在途经一间豆腐铺的时候,得到豆腐铺老板莫老汉的帮助,莫老安同情两人遭遇,将一头驴借给他们助他们逃走。

而张百万在得知玉珠逃走后,便立刻派人去追,他认为玉珠一定是藏到了姐姐金珠家里,于是带人到金珠家搜,然后张百万一行人发现金珠家的衣柜里藏着一个人,就误以为是玉珠,其实衣柜里是一个和尚,这个和尚肯定是个花和尚,要不然也不会藏在人家柜子里。

张百万将衣柜抬回家后,打开衣柜后才发现抓错人了,但这时候和尚已经昏厥过去了,而张百万却以为和尚已经死了,情急之下就给他换上玉珠的衣服,对外宣称小女儿玉珠已经死了,并布设灵堂,可没多久和尚醒了过来,半夜无人时也逃走了。

和尚在逃走的过程中也路过莫老汉的豆腐铺,也得到了莫老汉的帮助换了身衣服,但和尚是一个花和尚,没多久他的欲望又上来了,忍不住调戏了一个妇女,在调戏的过程中被妇女的丈夫吴屠户撞到,吴屠户愤怒之下杀了和尚,并将他的尸体投入井中。

张家走尸与和尚被杀发生后,阳曲县令杨重民开堂公审,因为和尚身上穿着莫老汉的衣服,被人指认了出来,所以急于结案的杨重民即便是知道莫老汉是冤枉的,但还是将莫老汉屈打成招,交刑部结案。

再看吴屠户,他杀了和尚后决定外逃躲躲风声,在途中遇上了曹文璜,趁着酒意将自己杀害和尚这件事告诉了曹文璜,而曹文璜返回太原后打算将毛驴还给莫老汉,得知莫老汉被屈打成招后,他决定为其伸冤,但再一次遭到了杨重民的诬陷,就这样曹文璜成了莫老汉的帮凶被一同治罪。

后来玉珠的丫鬟秀香到狱中探望曹文璜,从曹文璜的口中得知了案发的经过,于是秀香就转告玉珠,玉珠则找到了已经升任为山西提刑按察使的陈砥节,陈砥节秉公审理,最终莫老汉和曹文璜无罪释放,吴屠户被治罪,案情真相大白。

以上就是太原奇案,说实话,我个人认为这个案子情节太离奇了,很大可能是后人杜撰而来的,所以在此不再发表任何意见。

清末四大奇案指的是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名伶杨月楼冤案、太原奇案、张文祥刺马案。

除「太原奇案」确实离奇巧合堪一“奇”字外,「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是特大冤案,「杨月楼案」则更是一出悲剧,「张汶祥刺马案」更多的体现在权利之中的黑暗。

衣柜“藏尸”

说清末道光年间,太原有一富翁张百万,育有两女,大女金珠、二女玉珠。其二女玉珠早与曹家大户曹文璜订下婚约。

奈曹文璜家道中落,张百万遂将尚未出嫁的二女玉珠许配与一个姚姓大户。

但张玉珠钟爱曹文璜,于是两人私奔前往投靠交城县令友人陈砥节,途经一间豆腐铺,得豆腐铺莫姓老汉同情借出毛驴帮助逃走。

张百万发现二女失踪后,误以为二女在大女金珠处,前往金珠家里,左右皆不见人,既猜测玉珠藏身衣柜内,于是将衣柜抬走。

回去打开一看却发现是个和尚。和尚昏晕,张百万又误以和尚已死,于是替和尚换上其二女衣衫,扬言其二女已病死,之后将和尚送上灵堂。

灵堂走尸

其后,和尚半夜苏醒逃去,又经莫姓老汉的豆腐铺,于此处换了衣服。

原来此和尚乃一花和尚,发生此事不慌不忙,其后又调戏有夫之妇,遭妇人丈夫吴屠户杀死,并将其弃尸于井内。

张家灵堂走尸,加上和尚命案,两案一时全城沸腾。

阳曲县令杨重民遂开堂公审,因闻说和尚原身上衣物在豆腐铺发现,鉴于事件轰动,杨重民为求早日结案,草率将豆腐铺的莫姓老汉视为凶手,并屈打成招,上报刑部以结案。

大白天下

吴屠户杀死和尚后,心慌搬往晋祠,开酒楼营生。曹文璜回太原时途经吴屠户的酒店,两人酒后吴屠夫向曹泄露他为和尚命案中真正凶手。

曹文璜返回太原,打算将毛驴归还莫姓老汉,又始知他遭诬陷,遂替莫老汉申冤。

岂料县令杨重民得悉错判后,怕揭发他严刑逼供草菅人命,遂将错就错,反诬陷曹文璜为帮凶。

玉珠的丫环秀香在探监时得知事件真相之后,于是就赶赴交城寻访玉珠,其玉珠投靠的县令陈砥节正巧升任山西提刑按察司,在其帮助下两案终于真相大白。

曹文璜和莫老汉得以无罪释放。

清朝末年,由于吏治腐败,官场昏暗,出现了许多冤假错案,其中的“刺马案”“杨月楼案”“太原奇案”“小白菜案”,被后世称为清末四大奇案。而“太原奇案”又汇聚了凶杀、悬疑、巧合、曲折、喜剧等众多元素,跌宕起伏,峰回路转,让人不免啧啧称奇。

(异样的水井)

那么,“太原奇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真相又是什么呢?

清道光年间的山西太原,初春的早上,还散发着些许的寒意。早起的老李照例挑上水桶,想赶在众人之前,前往村口的水井里汲水。当老李费力地扯起水桶后,突然发现水样有异,呈红色,且发出浓重的腥味。

老李嘟囔道:“这是那个缺德的家伙,把死狗扔进了井里!”

说着,便探头向井里张望。这一看,让他魂飞魄散,井里清晰地显现了一具和尚尸体。

老李跌跌撞撞地飞奔到阳曲县衙报案。县令杨重民正在郁闷中,因为在老李之前的一大早,他就被衙役打搅,说外面有人前来报案。

报案之人名叫张百万,是当地有名的富商。案情也非常离奇,说是自己刚死的二女儿玉姑的尸首不见了,在派人到处寻找无果后,只得求助于县衙。

张百万有两个女儿。老大名叫金姑,嫁给当地的当铺掌柜的儿子,但几个月后便守了活寡,自己搬出来单住。老二玉姑,早先年间和乡绅曹家二公子曹文璜定下婚约。但曹家突遭变故,家道中落。张百万萌生退婚之念,又将玉姑许配给显赫的姚家。可是玉姑和曹文璜感情甚笃,发誓非他不嫁。

这边张百万咄咄逼人,千方百计威逼玉姑取消和曹家的婚约。那边玉姑欲哭无泪,和曹文璜私定终身。终于,玉姑在丫鬟的帮助下,从家里成功出逃,和曹文璜一道投奔了曹家的至交,交城的县令陈砥节。途中路过豆腐作坊老莫住处,得到老莫的同情,将磨豆腐的骡子借与他俩做脚力。

(张百万剧照)

张百万在得知玉姑失踪后,估摸着她可能赌气去了姐姐金姑家。于是,带上家丁前往金姑处寻人。金姑看到父亲突然出现,惊慌失措地告诉父亲,胞妹不曾来过。但倔强的张百万,认定玉姑必定藏身在金姑处,下令家丁仔细搜寻。

在翻箱倒柜地忙碌一阵后,张百万还是没能找到玉姑。此时,他将目光投向了一个紧锁着的衣柜,命令大女儿交出钥匙。

金姑大惊失色,谎称钥匙早就丢失,坚称衣柜里没人。

张百万根本不给金姑解释的机会,下令手下将衣柜抬走,在衣柜离地的一刹那,张百万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当爹的过的桥堪比你走的路,居然敢哄骗老爹!”

家丁们气喘吁吁地将藏着玉姑的衣柜抬回张府,半路上还嘀咕:“这二小姐怎么这么重啊!”

等到衣柜打开后,张百万倒吸了一口凉气。衣柜中赫然出现了一个和尚,且气息全无,似乎已经死亡。

这下的张百万六神无主,女儿没找到,反而莫名其妙地搞回来一个死翘翘的和尚。这一来,就没法向姚家交代,而且,大女儿私会和尚的奸情必定暴露,这可如何是好?

亏得张百万的管家足智多谋,给他献上一计:不如将计就计,把这个死和尚打扮成玉姑模样,给他穿上新娘妆入殓。这样,既可以蒙蔽姚家交差,又能解决死和尚的尸体,同时还可以隐瞒金姑的奸情。

张百万想了想,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于是对外宣称玉姑去世,为她举办隆重的葬礼。

然而,案情又出现离奇反转。

半夜时分,和尚居然醒了过来,穿着新娘妆逃了出来。巧的是,和尚居然也来到了老莫的豆腐店,向他索要了一套服装,将凤冠霞帔送给了老莫。

(陈砥节剧照)

那么,问题又来了,和尚怎么葬身水井了呢?

这是因为和尚风流成性,在逃亡的过程中,居然不忘调戏良家妇女,对吴屠户的老婆动手动脚。吴屠户盛怒之下,找来杀猪刀,捅死了和尚,把他的尸首丢进了井里。

话说杨重名听闻水井里有和尚尸体,来到现场,命衙役将尸首打捞上来。但无人提供破案线索。杨重名只好从和尚的衣服上查找,最终找到了老莫身上。

一顿毒打之后,老莫将玉姑两人与和尚找他的事,全部招认,但拒不承认杀人。杨重名认为老莫的供词纯属瞎编,哪有和尚半夜穿着凤冠霞帔到处晃悠的?于是,不管不顾地将老莫定为杀人犯,下狱候斩,同时将案情呈报太原府。

又一个巧合出现了。太原知府刚刚卸任,接替他的,居然是曹家故交陈砥节。而此时的曹文璜和玉姑,正好随陈砥节赴任太原。

陈砥节接到案情报告后,哭笑不得,立即亲赴阳曲县,提审老莫和张百万。在玉姑和曹文璜的证明下,老莫被无罪释放。

那么,陈砥节又是如何找到吴屠户的呢?

原来,吴屠户在刺死了和尚后,将凶器丢弃在路边,被陈砥节寻获。顺藤摸瓜找到了打造这把刀的铁匠,指认出购买人吴屠户。

当陈砥节率捕快前来抓捕吴屠户时,他已经携妻带子逃亡他乡。

当然,吴屠户最终还是没能跳脱官府的缉拿。在归案后,吴屠户也还算个汉子,爽快地承认了杀人的事实,也为老莫彻底洗清了冤屈。

案情由此真相大白。杨重名徇私枉法,草菅人命,被陈砥节革去官职。张百万势利小人,嫌贫爱富,被陈砥节训诫。

后来,陈砥节爽快地答应了玉姑和曹文璜的婚事。一对有情人在历经磨难后,终成眷属。

至此,“太原奇案”真相大白,圆满结局,皆大欢喜。

(参考资料:《清末四大奇案》)

有史以来,我国古代发生过很多冤假奇案,大多故事离奇曲折。话说在慈禧垂帘听政期间,也就是清朝末期,有四件大案震动朝野,分别是刺马案,杨月楼冤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以及太原奇案。

之前听过《坑王驾到》里面的《九头奇案》,案情错综复杂,扑朔迷离,让人怀疑这些事情是不是说书人编出来的,那么今天说的太原奇案,案情亦是如此,环环相扣,如果编成书的话,说书人说个三天三夜也不是不可能,因为这个案情也是太复杂了。

那小太阳今天就给大家说一说,这个清末奇案,太原奇案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