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剧情网 > 影视新闻 > 生活中,你有过透支体力拼搏的时候吗?

生活中,你有过透支体力拼搏的时候吗?

时间:2019-09-05 10:21:49阅读:107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别人透支拼搏收获了成功,我透支拼搏失去了一切。那时二女儿当时一岁两个月,前夫买了一辆大车从省城批发菜市场拉菜,到我们县菜市场批发给下面村镇的小商贩。前夫每天下午一两点出发大概晚…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别人透支拼搏收获了成功,我透支拼搏失去了一切。

那时二女儿当时一岁两个月,前夫买了一辆大车从省城批发菜市场拉菜,到我们县菜市场批发给下面村镇的小商贩。前夫每天下午一两点出发大概晚上七八点回来,吃了饭睡觉到晚上三点到县菜市场批发,当时虽然女儿很小,但为了节省开支,我也必须每天三点起床,到菜市场卸车卖货。

当时还雇佣着一个人,我们三个人满满一大车货往下卸,真是累的腰酸背疼,卸着货小贩们就来了,又要装货送货,当时我正经一枚女汉子,开着三轮在市场窜来窜去,有的小贩的车斗子很高,我都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把货装上。往往看着东方的天一点点变明变亮,快七点时,我又要骑电车到家接大女儿送她上学。那时的自己哪管什么形象,像个土猴一样,穿着破围裙就在街上跑。

回来后小贩们渐渐少了,就要打理剩下的菜,有零买的也买点,总之收拾好回家也就十一二点了。那时口干舌躁,脸像个假脸一样,有时顾上洗脸,匆匆吃几口饭,就躺在床上,可偏偏有时还睡不着。

记得有一次刚躺床上,前夫又把我喊起来,说市场有人要菜你去一趟。来回跑跑就别想睡了,晚上接大女儿回家,辅导孩子功课,还得管小女儿睡觉,一天天真是累到崩溃。

那时前夫也很累,我也知道,我们别看在一起干活,但从没时间交流,他天天沉着脸,在市场上他说东就东,西就西,不能有不同意见,一句话说的不对了,就是骂人甚至要动手。那时我就想我们把自己弄这么累干什么呀?夫妻感情都弄没了。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多,在这一年里我没有照过镜子,买过衣服,走访过朋友亲戚。甚至母亲做了个小手术,前夫都不同意我陪床。你要问我还想过那样的日子吗?答案否定的。挣再多的钱也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

经常有的!做花店这一行,基本上每逢过节,都会有体力透支,连轴转加班,给每一位顾客做出美美的花束,帮他们传递感情。

而我印象最深的是三年前。我花店所在地,北三环大明宫,一个红木馆八月二十八号盛大开业。

八月二十二号的下午,一个美女老板来定了300个开业花篮,从二十五号早上就开始陆续送货,一天摆上100个,二十七号下午,开业花篮全部到位。他们是市场部,给每个商户都送。这可是我们花店开起以来,最大的一个单了,姐姐,姐姐的男朋友小李,还有两个店员,都高兴坏了。小李的表弟阿策,本来是给我们帮忙送货的。

二十三阿策一早起来,就兴奋的开始准备花篮,就在去楼上取篮子的时候,从楼上摔了下来。当时就晕了过去,小李当时吓蒙了,我赶紧叫了救护车,姐姐和小李一起送阿策去了医院,还好抢救了过来,阿策住院,小李看护,姐姐,医院店里两头跑。

二十四号,我们又陆续接了一下散单,毕竟是一个市场开业,商户都有亲戚朋友要来恭贺,要送开业花篮。

我就赶紧进货,还打了一圈电话,看有没有能来帮忙的亲戚朋友。结果一个也没有,毕竟我们不是本地人。

下午两点进的货到了,那就赶紧自己做吧。七点店员该下班了,本想让他们两加下班,无奈他们都说家里有事,只有我和姐姐两人自己加班,好在散单都是二十八号送到就行。一夜,总算二十五号早上八点,100个花篮基本上完成,店员来了,开始送货。姐姐去医院送饭,连带缴费。我一边忙乎开门的生意。一边见缝插针的做花篮,早餐也就啃了两个包子,中午叫的外卖,狼吞虎咽的吃下。散单还一直在接,儿明天早上市场部的花篮100个还要摆好,店员还是家里有事,一到下班时间就走了。晚上还是我和姐姐加班。

就这样一直到二十八号下午,我也不知道到底做了多少花篮,总算是顾客订的都做出来送到了。下午三点后。总算没人再来定花篮了。心一下松了。早早收拾关门,姐姐叫我和她一起去吃饺子,吃完回去睡觉。哪知我两去了饺子馆,就在等餐的时间里,趴桌子上睡着了。最后还是小李打来的电话才把我们叫醒,饺子馆的老板,说他怎么也叫不醒我们。

就这样吃完饺子,还去了医院看望阿策。

我始终觉得人的体力是很神奇的。事情来了就能很强大的靠着意念坚持。




2015年的时候,买了第一套房子,交了首付,负存款,月供额工资的70%左右。在产品开发部门工作,那个时候公司没有几个产品能正常生产的,老板说如果今年还不能上量(上量需要比较多的产品型号),这个车间就不开了。害怕丢了工作,我着急,领导也着急,安排很多工作。我天天在车间试验,试做,因为不太懂这个产品,总是做不好做不对。白天领导还在指导下,下班了他回去了,我自己在车间搞,拉上车间的一位同事,连续24小时除了吃饭时间其他都没有停过。好不容易做完了,第二天想着休息,回到宿舍刚想上床睡觉,领导打电话来了,产品要发出去外面解剖检测,那天是星期天,下雨,开着电毛驴,附近的厂很多都关门了,找了很久,整个事情做完差不多40个小时没休息。不过还算年轻,能扛,最后产品开发出来了,后面车间发展越来越顺利,努力也得到了该有的回报!

对于这个话题对我来说,不但透支了体力,还重重创伤了心痱!

我毕业了的第一份工作,当时由于刚刚走出社会,能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不容易。就是在我堂叔的香精香料厂工作,当时我是调配部门的,因为这份工作是我本人最喜欢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是我还是很努力地工作,厂里有十个工种。我是一个不喜欢闲着的人,干完自己的分内事,就去帮着干别的活,可是工作这东西,干了就永远成了自己活。这两年来一共干了九个工种就差财务没做。我都是无所谓,当时也没有计较这么多,毕竟是自己堂叔的厂。

香料香料这行工序是很多的,所以每天都是六点到厂,十点吃早餐,下午二点才吃中饭,晚上七点才回家,几乎都是这样。可是不论我是多么的努力和辛苦,都换不来老板一句赞赏。到头来还被诶骂。就是有一次,由于要急着发货,我在调配车间从早上六点一直干到下午三点才把货做好,并且装了车发了货。这时己经是精疲力尽了,实在很累,肚子饿又不想吃。就在车间的办公室上眯了一下,这时老板气冲冲走过来说:“我发工资给你过来睡觉的吗?要睡觉就不要干了,回家任你睡。”这时候,我突然懵了一下,都不知道怎样回答他,又想不到他会对我这样责斥。我缓了一下,之后我就对他说,我要回家睡觉,不干了。这是我的亲身经历,不知算不算透支了体力和心力!


透支体力拼搏?我不知道我算不算,反正有两天,我是拼了命得想活着。那两天应该是我生命中最疼的两天,我当时就只有一个愿望,少疼一下就行!

生二女儿的时侯,我遇到了我生命中的鬼门关。本来离预产期还有两周多我却吃不了东西而且还拉肚子,后来上医院一检查子宫疤痕处撑到只有1.5毫米(老大剖腹产,不过已隔了7年,以为没什么事)。那天晚上医院紧急让剖腹产,我当时疼自己还不知道危险性,我老公告诉我他帮我选择剖腹产我还有点不愿意。生完小孩后虽然有阵痛棒,按压肚子特疼,以至于全身麻木,脑子特清醒,特害怕医生来按肚子,所以病房稍微一开我都害怕,紧张。按压肚子时特疼,我当时疼得都脑子空白了。后来稍微清醒一点我就求医生不要摸我肚子,有个医生还夸我不大吼大叫,我当时只有一个信念只要不那么疼就行。

谁知道还有更严重的事,我对医用胶布过敏,本来肚子就疼,所有沾胶布的地方都起了大水泡,而且特快特吓人。那两天虽然是我最难受的两天,但却是我得到温暖最多的两天,医院的医生,护士都给了我无尽的温暖。其实当时我不知道我女儿本来要被送往保温箱的,结果我老公,公婆,医生,护士一边细心照顾我,一边细心在我身边细心照顾我女儿(本来我女儿不吃东西,他们都强忍压力在我面前说女儿好乖),后来才觉得他们其实比我更难受!

现在,我女儿两岁多了,活泼可爱,笑容灿烂,很幸运我们一起被那么多大爱包围,感恩,感恩活着!!!

五年级的时候,我们每天早上升国旗、唱国歌。早晨的第一节课,班长首先站起来大喊一声:起立!然后全班二十多个同学,从座位上站立起来齐声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最喜欢德芬老师的语文课,一个是因为感觉她很美,很秀气,而且声音特别的甜;还一个是因为她很会讲故事。刘胡兰、邱少云、潘冬子等很多少年英雄的故事; 还有如地雷战、地道战等抗日队伍神奇英勇的故事。每次讲故事,里面的人物经历、情景像看电影一样,让我向往,真想也生长在那个年代,打日本鬼子,打国民党反动派!真想在看到敌人的时候,第一个冲在队伍的最前面,把敌人消灭光!

那时候,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为社会主义事业奉献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所以每天凌晨5点半就起来跑步、练哑铃,早晨早早到学校练单双杠。期待着有一天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自己最大的贡献!

七月份,是我们这收割的季节,在德芬老师的组织下,和同学们一起安排到割稻组。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学校的公益劳动,心情无比的激动,像是要奔往前线的小战士 ,很早就带上家里锋利镰刀准备随时集合,随时上阵。

一阵阵的哨声,把我们集合到田垄上,开始挥刀迈步,把累累丰硕的大稻收拢,割开,放一边,专门有女同学一组负责收集,然后送到脚踩的打扬机上分离,一粒粒饱满的谷就出来了......我干的很拼命,汗如雨下都顾不上擦。小组里我再使劲、再快些就能超过班长排第一,突然一股钻心的痛传到心扉,我感觉左手的小指已经被镰刀割成一半!往伤口一看,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流....到医务室去?可有一个念头马上否定,不!这时候德芬老师的很多小英雄故事,感觉就是历历在目。“轻伤不下火线 ”,这是和敌人战斗前誓言,我这小伤现在去医务室,那以后真的和鬼子拼和国民党反动派拼,能赢吗?这个信念的执着支撑着我,让我下决心继续干、继续割!虽然我的用力坚持,但还是慢了下来。小五我超过你啦,组长回头对我笑着说!我朦朦胧胧的又感觉有同学超过了我......五分钟不到,我感觉异常疲惫、虽然割的慢些,但我还是要坚持.....到浑身软软的,到不会动......

我没能拿第一,倒是第一次看到德芬老师严厉的神态,怪吓人的:小五,你是不是傻!?受伤了不说,昂?!以后别做傻事了。

其实也昏迷不久,包扎伤口我就醒了,不敢睁开眼睛,心里总是感觉不好意思,很难为情....

信念是精神的力量,甚至超过生命的珍贵!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